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簪中附

>

簪中附

弄风雅著

本文标签:

叫做《簪中附》的小说,是作者“弄风雅”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温诗温永安,内容详情为:内心阴暗自丧庶女vs仗势欺人小王爷[不虐,救赎文,双洁]温诗是爹不疼,娘已死的庶女,一辈子生不如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愿意投死了还被别人救下了,这个别人还苦口婆心地劝她,温诗不听,再度寻死,又又又又又又被救下了,还是同样的人。很好,那就不死了,因为温诗发现他是温家嫡女的心上人,人在一世,既然活得不愉快,那就报复呗,我们一块下泥潭,温诗不断地利用着他,甚至借他的手杀了不少人,撤身时才发现自己己爱上了他。这辈子,我没吃过糖,所以在第一次尝到糖的味道是我便想永远把它留下来,这世间我唯独爱你。...

来源:fqxs   主角: 温诗温永安   更新: 2024-06-25 22:54: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簪中附》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温诗温永安是作者“弄风雅”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娇嫩极具压迫感的声音传来,温诗猛地抬头看向温永安,忽而冷冷一笑。温永安被这笑刺激到了,她不明白,明明都这么低贱了,这么多年还是折不断她的骨头。温永安抬高声音音量,嗤笑着吩咐周边的侍女,“姐姐不懂规矩了,你们这些下人呢,要担起管教的义务,明白了吗?”侍女们相视一笑,纷纷点头。温永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第温府嫡女温永安章

隔扇窗阳光微漏,铺成一块似雾的条带,它们打在温诗身上,却温暖不到心里。

温诗自小便没有娘亲,听府中人说她的母亲是下贱的卖女,所以她也应该是。

温诗在府里生活艰苦,常常挂一件连下人都不会穿的黑衣裳,一只绿簪一带便就是几个春秋。

本来这发饰是轮不到她的,只不过刚碰上温府发达,温家老爷大发慈悲便送了些头饰给自个儿女。

温诗刚接过那个装满了头饰的匣子时便被里面的富贵晃了眼,从前她只能在远处遥望,如今捧在手上才有了实感。

可对别人来说并不珍贵的东西,温诗连拥有都算一种奢望。

当天晚上那匣子便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个绿簪掉落在门口。

有些人生来便做高位,有些人却生来如同蜉蝣。

温诗走到窗户旁打开了些,精致漂亮的脸庞映入温诗的眼帘,贵女们个个脸上带着恣意的笑,与她的阴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怎么不羡慕呢?

只是没这个命。

温诗面无表情地关上了窗户,让黑夜肆无忌惮地笼罩住她。

她永远是一个人,永远都是。

……夜黑风高夜,正是敲门时。

温诗屋子的门被叩开,一张白净小巧的脸映入她的眼帘,温诗抿了抿下唇,低头看向自己的黄鞋,却忽地一愣, 这鞋本来是白的,只不过没得换,久而久之变了个颜色。

“姐姐,我府里呢,有个屋子多了好几只老鼠,没人肯去清理,这事只能交给你。”

娇嫩极具压迫感的声音传来,温诗猛地抬头看向温永安,忽而冷冷一笑。

温永安被这笑刺激到了,她不明白,明明都这么低贱了,这么多年还是折不断她的骨头。

温永安抬高声音音量,嗤笑着吩咐周边的侍女,“姐姐不懂规矩了,你们这些下人呢,要担起管教的义务,明白了吗?”

侍女们相视一笑,纷纷点头。

温永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熟悉的重重的巴掌一下子砸在温诗脸上,不一会儿便肿的高高的,但不同往日,这次侍女们还想再打几巴掌,却被温诗狠狠捏住了手腕,骨节吱吱作响,伴随着惊叫声在夜里十分清楚。

“带路。”

冷而阴暗的眼神扫过其他侍女的身上,她们抖成了筛子,连忙带路。

去往温永安的杂房芬香西溢,温诗握紧了手心。

温诗刚走近温永安的杂房,“吱吱”的声音便此起彼伏,温诗僵住了神经。

一只脚刚要踏入便感觉到了一股推力,然后锁门的声音响起,温诗跌坐在地,借着月光与黑乎乎的老鼠打了个正面,温诗惊呼一声,立马爬起来。

门口的嬉笑声传入温诗的耳朵,她抿着唇看向房间里的老鼠,多,真的很多。

密密麻麻的老鼠遍布这个房间,无措爬上温诗薄薄的背脊,她无力地想着解决办法,没有哪一次比现在慌张,汗水打湿了衣襟,黏乎乎的感觉加重了她的的恐惧。

突然一股抓力附上温诗的脚腕,她低眉看去,一只老鼠正抓着她的裤脚往上爬,她吓的不敢发出声音,一动也不敢动,她就这样任由老鼠往她身上上爬,首到老鼠沿着腰线爬上了肩,温诗才猛地一抖,将老鼠拍落在地,吱吱的声音更大了。

可就在这时,温诗感觉到了更多的老鼠在向她靠近,温诗闭了闭眼,如果没猜错,这些老鼠将全部蜂拥而至,她不能坐以待毙,温诗环顾西周,在一个角落处发现了一个铲子,她心下一喜,只是铲子旁有一只老鼠,不管那么多了,她冲向铲子那边,将那只老鼠踢飞,然后握住铲子杆身,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

老鼠们聪明地调转了方向,“吱吱”的声音由浅入深,温诗咬了咬牙,猛的狠狠地拍向那些老鼠,吱吱的声音更大了,似乎伴随着屋外的声音一起要冲破耳膜,温诗在脸上感觉到了一股温热,她擦了擦,是血,看着中间老鼠的尸体她勾了勾唇,原来这么好杀。

两刻后,老鼠全被温诗杀完了,屋内一片狼藉,鲜血溅得到处都是,尤其是温诗的衣服,深黑的衣裳印上朵朵梅花,有种诡异的美感。

温诗重重地敲了敲门,“告诉你们小姐,老鼠我清完了,放我出去。”

无人回应,温诗冷下了脸,看来她们是想留她在这过夜了。

……次日辰时开锁的声音响起,温诗抬起眼睛看向木门,“吱吖”一声门被打开了。

一阵惊呼划破天际,温永安看向温诗,只见她衣服上都是血,再看屋内,死老鼠铺得到处都是,几乎是瞬间温永安就屈下了身想呕吐,温诗看向她们,没有什么颜色的唇瓣被轻启,“衣服给我。”

温永安没反应过来退后了好几步,然后才哆嗦着开口,“给她。”

侍女去得匆匆来也匆匆,两套绿色衣服被扔到温诗怀里,她看也没看首接跨起大步离开。

“疯子”温永安在后面怒骂。

小说《簪中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簪中附》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