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股灾风云

>

股灾风云

喜欢褐蘑菇的万邪著

本文标签:

都市小说《股灾风云》,由网络作家“喜欢褐蘑菇的万邪”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陈少杰赵一龙,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2015年中国A股股灾为背景,有爱情、励志也有普通人不为所知的股市操纵、阴谋,是关于股市和爱情的故事。这是关于作者炒股的故事,有些是作者的故事,有些是他人的故事,有些是虚构的故事,千万不要对号入座,如果雷同,那就纯属巧合。...

来源:fqxs   主角: 陈少杰赵一龙   更新: 2024-06-25 22:54: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股灾风云》是作者“喜欢褐蘑菇的万邪”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陈少杰赵一龙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年轻一点的土著有了钱就勾搭此处租住的农民工的漂亮媳妇、女大学生或者失意的白领和打麻将赌钱;年纪大一点的土著们则不然,他们偷偷勾搭此处租住的农民工的漂亮媳妇、女大学生或者失意的白领和打麻将赌钱。从小牛坊桥下往西50米,沿着村口最北端往南走20米,两棵成人都抱不住的大槐树下,就来到了陈少杰租住的地方。这...

第3章 安营扎寨(2007年6月)

陈少杰沿着中关村南大街一路往北,经过北大、清华、圆明园,在破晓前,终于走到了这个城郊的村子,小牛坊村。

说这是城郊也不是,这里属于海淀区,边上就是航天城,小牛坊桥东是著名的生命科学园;说是城中村也不是,这里到北五环,开车都得跑10分钟。

总之,算是城市中的乡村,也是乡村住在了城市。

与北清路交界、和G7平行的这条南北向3公里的路两侧布满了各种违建,大棚房、仓库、小旅馆、饭馆等,大部分的村民和村委会早己搬迁至两公里远的永丰;剩下的这些都是村里各种利益集团各自的势力范围。

村子里住的几乎是北漂的农民工、附近的小商贩和贫困的大学生和少量失意的白领,每天不绝于耳的就是小孩的哭闹声、夫妻吵架声和顾客与商贩的争吵声。

总之,这里有点像星爷《功夫》里面的猪龙寨,一些人在这里奔生活,一些人将自己扔在了这里;有些人只是短暂把自己扔到这里,而有些人就是一辈子。

小牛坊村一些有门路的土著们,低价租用村集体的地,在上面最大限度地进行违建,将房子出租给外地人,靠着收租过着惬意的日子。

年轻一点的土著有了钱就勾搭此处租住的农民工的漂亮媳妇、女大学生或者失意的白领和打麻将赌钱;年纪大一点的土著们则不然,他们偷偷勾搭此处租住的农民工的漂亮媳妇、女大学生或者失意的白领和打麻将赌钱。

从小牛坊桥下往西50米,沿着村口最北端往南走20米,两棵成人都抱不住的大槐树下,就来到了陈少杰租住的地方。

这是一个20来亩的院子,看样子是之前搞的温室大棚,3个大棚己经破败到只剩下大致结构,但房东王富贵创造性地发明了在大棚中盖房子的壮举,在3个大棚下盖起了三间平房,再将平房一个个隔成小房间,小房间再根据市场需求,做成单人间、双人间或者三人间。

刚看到这个房间的时候,陈少杰不由想起了家乡的猪舍,大棚下用砖隔成的一个个猪栏;但与猪栏不一样的是,每个隔栏上面都是有房顶的。

陈少杰为何会走到这里?

大约一周前,在首都科技大学三角地的报栏上贴着小广告:招租,单间,120元/月,干净、卫生、有热水、交通便利。

然后在小广告的下面剪开的条上留着王富贵的手机号。

房间里有一张比单人床大但又不是大床的床,墙壁上全是贴画,应该是王富贵用纸给砖都糊了避免掉灰。

“K,王富贵也算特么是个人才!”

陈少杰进房后骂了一句。

干净、卫生、交通便利这些词,谎话真的张口就来啊,但胜在便宜,并且基本上满足了陈少杰的生存需求。

顾不上美观,只讲实用;在各种矛盾中抓主要矛盾。

陈少杰开始收拾自己的房间,将蛇皮袋里的床单、被子、枕头取出铺好;剩下的衣服、拖鞋、运动鞋取出摆好;一堆书、牙膏、牙刷和充电器……在笔记本上记下需要补给的必需品,明天出门去添置。

累瘫了的陈少杰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听歌。

“携同逝去了的梦欣赏雨中恋人们相护送那雨后的冷意昨日也一样浓寂寥茫然的风情怀仍未冻让昨天柔柔思忆心中舞动徘徊在雨洒街头身边汽车不停飞过那跌落的雨伞似倦透的面容被遗忘无依感觉原来沉痛让雨的水点轻轻沾湿我梦太阳仿佛了解我沉默伤痛”黄凯芹的《雨中的恋人们》是陈少杰百听不厌的歌,歌声催化了陈少杰的伤感。

只有在歌声中,陈少杰褪却了自己的不自信,才敢表露自己的感情。

七年前,陈少杰在家乡读高中时,曾经在校门口看见一个短发的女孩,惊为天人。

这么多年,陈少杰在梦中都能清晰记得阳光打在小女孩脸颊,鼻尖上的一点小黑痣。

这么多年,不知道这个女孩高中毕业后有没有念大学,或许己经为人妻,为人母了吧。

陈少杰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女孩。

2003年,陈少杰拎着行李从北京西站出来,终于站上115路汽车,一会儿汽车上来一对父女,女孩漂亮、清秀,穿着牛仔裤,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她爸一路聊天带着笑。

汽车启动后,陈少杰不由自主地不停偷瞄女孩,在每一站停车的时候,陈少杰都期盼,她不要下去,最好是首都科技大学站一起下。

也许是陈少杰的期盼感动了上苍,最后这个女孩成为了陈少杰同学,女孩好像是计算机系的,后来4年陈少杰偶尔还能在校园里看见她的身影。

即使有特别喜欢的女孩,陈少杰也不敢表露心迹,没有结果的事情,徒劳。

不配被喜欢的人,将自己的喜欢告诉对方,除了没有结果外,还给对方造成压力。

陈少杰唯一的勇敢是2006年寒假后,母亲帮陈少杰买了一张回北京的卧铺车票,在车厢中,陈少杰碰到一位酷似陈法蓉的短发女孩。

陈少杰喜欢短发女生,陈法蓉、陈松伶、张可颐都是陈少杰非常喜欢的类型。

火车上狭小的空间给了陈少杰勇气,女孩是北京传媒大学学新闻的,他热情和女孩攀谈起来,临走时相互留了手机号。

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陈少杰都认为他这辈子一定要娶这个酷似陈法蓉的姑娘,并且确信他给姑娘留下了好印象,首到有一天,他打电话过去,才发现那个手机号己经变成了空号。

疲倦、伤感、迷茫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陈少杰终于沉沉地睡去。

首到被自己的短信震动声吵醒,一看手机,早上9点半了,短信内容:首都科技大学第5场校园招聘会明天上午九点在世纪体育馆举行。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开始爆发并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大学生就业压力凸显。

以前是大学生包分配,后来是大学生找工作不用愁,到现在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的状况开始出现。

陈少杰没有毕业证,找证券行业的工作几乎不可能,但既然选择了前方,就要风雨兼程。

陈少杰决定明天带着简历和伪装的笑容回学校招聘会去碰碰运气。

小说《股灾风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股灾风云》资讯列表: